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主宰盛世】(06)【作者:2804414863】
字数:553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六章、人炼成丹

  雾霭沉沉,遮天的浓雾依旧笼罩在京城上空,黑昏的天空下,原来繁华的京城却有几处闪着火光。

  昏黄的火光照亮街道,忽明忽暗,映出人们狰狞的面孔,鲜血,惨叫,刺激着京城居民脆弱不堪的心灵。

  「白莲降世,万民翻身!」

  「世间众生皆疾苦,唯有白莲开盛世!」

  在白莲教徒的鼓动下,一群群的人们簇拥着,打砸抢烧,奸淫掳掠,祸害着近处的几个街区。

  虽然形势混乱不堪,但人群却在缓慢的向皇宫移动,这自然是有人在暗中指使。

  被几个教徒围着,披着袍子的教主正闭着眼,放开精神,感受着周围的情况。
  几个汉子狞笑着,踹开一户人家的大门,三下五除二打躺男主人,抱住颇有姿色的女主人就地行那苟且之事。

  旁边商铺里,有些肥胖的老板被一脚踹晕在地上,店里值钱的东西被哄抢一空,拿不走的就地摔碎。

  有人偷偷从院子里溜出来想逃走,被几人抓住痛打一顿,躺在墙角有进气没出气,眼看是不行了。

  远处一阵血腥的煞气传来,教主皱皱眉,感知五军都督府在聚集人马,沉吟片刻,明白时不待我,凭借这些升斗小民是无论也打不过正规军的。

  教主偏头叫过心腹耳语道,「尔等尽力把人向皇宫领,我先去这大内走一遭。」
  心腹点点头,回头对其他教徒如此这番一说,不多时,人群里就爆发出一阵阵呼喊。

  「杀皇帝,迎白莲!」先是几个教徒在大声呼喊。

  「杀皇帝,迎白莲!」之后无意识下从众的人也开始喊起来。

  「杀皇帝!!迎白莲!!」喊的人越来越多,人群闹哄哄的向皇宫蜂拥而去。
  教主现在旁边的屋顶上,看到此幕,点点头,大袍一挥,自身就隐匿在这昏暗的空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皇宫

  「景华门外有乱民,尔等速速去支援!」一个身披金甲的侍卫急匆匆的走过来,对着几个身着未着甲休息的侍卫说到,说完就立刻离开去通知其他人。
  几个侍卫应了一声,匆匆穿上红黑相见的铠甲,拿起武器正想向院子外走,领头的侍卫却在门口猛的一声喝到。

  「什么人!」

  刷刷的几声刀剑出鞘的声音,几个侍卫全身肌肉紧绷,屏息凝神,瞪大眼睛看着门外。

  一朵洁白的莲花缓缓飘进来,一边飘,一边撒下碎碎的白光,顿时,奇特的芳香充斥着周围。

  知道此物神异,几人心头一紧,死死握住手中的武器。

  「呀!」领头侍卫低喝一声,抬起手里的刀就劈了上去。

  刀若奔雷,划过处有电光闪烁,一下把莲花斩成两半,但这莲花却不似寻常花朵,而是像烟气一样自斩处缓缓飘散。

  「不好!」领头侍卫心里大警,随即就眼前一黑,「噗通」一声倒在地上,再无声息。

  身后的侍卫也接连倒在地上,院子里再无生息,就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,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「啪嗒啪嗒」

  清晰的脚步声响起,白莲教主迈步走进了这间院子。

  教主扫视了一眼几人的尸体,弯下腰,从领头侍卫腰间扯下一枚令牌,令牌上刻有两字「血甲」

  「你最好不要拿走这令牌。」

  一道低沉的男声从院墙上响起。

  教主大惊,在他的感知里周围根本没有人,教主抬起头,一道伟岸如峰的身影站在墙上,用沉静的眼眸看着他。

  教主不假思索甩手射出几个莲花,几个莲花晃晃悠悠,似慢实快的飞向墙上身影。

  「血甲卫从陛下年轻时就成形,多次保护陛下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。」几个莲花碰到身影就轰然炸开,刺眼的白光后,半个院子都炸没了影,地皮都炸翻过来。

  烟尘缭绕,教主眯起眼,烟雾中那道身影显现出来,仍是屹立不倒,「现今血甲卫所存将士,大多为皇城侍卫,皆是陛下熟识之人。」

  那人缓缓走出烟雾,高大的身形上穿着普通的官兵战袍,双手抱胸,头发扎在脑后,国字脸,五官普通,只是一双眼睛沉静如湖水,正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教主。

  「少一人,陛下就得叹息痛心一阵子,就连我,也说不得会被陛下叱咄一阵。」那人看了一眼几个侍卫的尸体,叹了口气。

  「你这直接毒死了这几个,该让我如何向陛下交待啊。」

  教主微微弯腰,手指暗地里捏起印,从嘴里挤出几个字,

  「定军侯,关涛!」

  「既然明了我是谁,也就别抵抗了,惊扰了陛下可不好。」

  「你怎知我不能全身而退。」教主冷冷的说。

  关涛愣了一下,哂笑道,「李玄机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。」

  教主瞪大眼睛,惊疑的问道,「你怎知我是谁?难道你不是定军侯。」
  「我怎么不是,是你知道的太少了」关涛皱了皱眉,「难道昆仑宫的弟子都废物到这种地步了吗!」

  「你李玄机,为昆仑宫,星门,璇玑峰下内门弟子,下山游历时,杀了白莲教主,伪装成他的样子,控制白莲教为你搜罗奇珍异宝。」

  「而后你的阴面,李璇玑,被驼山老妖掳走,后来打赌输给了我朝廷中人,你就为了寻你的阴面而来。」

  「不知我说的对不对。」关涛看着把自己隐藏在衣袍之下的教主。

  「不错,但那又如何!」

  李玄机摘下兜帽,露出一张星目剑眉的脸,全身毛发皆白,鼻梁高挺,地阁方圆,只是表情十分阴沉。

  「只可惜,随你一起来的,都是你的高层死忠」关涛惋惜的说,「那白莲圣女和大多数中层还都在江南未动,陛下的算计怕是要落空了。」

  「知道此事,后陛下心情必然不好,你怕是,回不到昆仑了。」关涛一脸嘲讽。

  「方外之人,不受世俗朝廷管制!」李玄机冷冷的说。

  「呵,方外之人?」关涛一挑眉毛,「你这句话,要是在世宗皇帝在位时说还有个根据。」

  「但,自陛下践极以来,亲征漠北,力压岭南,外部再无忧患,国内只是简单的做出点动作,你那些方外之人,哪个不吓的屁滚尿流的,请求圣上赐封教统。」
  「那些个野教杂流,不早早在大军铁蹄下碾成齑粉。」

  「要不是有昆仑天险,你以为,那妖门和你这昆仑宫,还能有道统存在?」
  「昆仑山下昆仑墓,昆仑山上昆仑宫,昆仑宫里仙人坐,座中仙人话太玄,啧啧,这野诗说的是你那昆仑仙境,就是不知,朝廷若下决心,那昆仑仙人,还能活下来几成,」

  「你闭嘴!」李玄机大叱一声,「我昆仑道统,传承万年,怎会被你这百年王朝所挟。」

  「况且,」李玄机冷静下来,冷笑一声,「况且,昆仑天险,区区凡人朝廷,呵呵…」

  「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啊,」关涛凝视着李玄机,讥讽之意溢于言表。

  「明白什么?」

  「凡人,之所以能与高高在上的仙人争锋,靠的,不止是数量,」关涛弓下身子,右胳膊向后缩去,「还有武道意志啊。」

  猛的一拳打出,拳如江涌,浩浩汤汤,如怒龙一般,李玄机又惊又怒,身上衣物饰品一个接一个亮起异光,这是法宝启动的效果。

  身上防护法宝一个个亮起,又一个个暗淡熄灭,这是被一拳打爆,只能勉强阻挡了一下拳势。

  滔滔不绝如大江的拳势直冲李玄机而去,掀起周围气浪滚滚,看起来就如江水涛涛,连绵不绝。

  拳已尽,势未停,李玄机被一拳拍飞到远处,落到地上像滚动了好几圈,生生撞断了几个粗壮的树木。

  尘土缭绕,「咳咳……」李玄机费力撑起身体,吐出几口淤血,狼狈的模样再无刚才的风流倜傥。

  整齐的脚步声与铠甲的碰撞声越来越近,密集的甲士看到此处动静,迅速包围了李玄机。

  「架弩!」有个将官大声喝道。

  又是一阵令人心悸的弩箭上膛声音,李玄机知道,至少上百只大黄弩瞄准了自己,其中还有众多连弩,冰冷的箭锋对准他,李玄机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「将军!」众甲士对缓缓步入包围圈的关涛行礼,关涛点点头,目不转睛盯着李玄机。

  「呵,就这点东西,还想拦住我?」李玄机讥讽一身,右手向地上狠狠一拍,一朵洁白的莲台从地上浮现,托住李玄机,缓缓向天上飞着。

  「准备!……」有将官刚想下令,关涛伸手阻止,「且看着所谓的仙家手段,注意莫要让儿郎们出现伤亡。」

  「喏。」将官低头领命。

  李玄机飘到空中,见无人阻拦,当下就要飞走,底下的关涛眼神一冷,暗骂一声,「好贼子!」随即狞笑着冲天而起。

  见关涛冲过来,李玄机只得停下,身下莲台散出光芒,光芒化成莲叶,包裹住莲台。

  关涛冷哼一声,眼眸精光外溢,挥起胳膊一拳打到莲叶上,莲叶一阵颤抖,光芒也忽明忽暗,终于咔嚓几下碎成片消散在空中。

  关涛也因反震的力道,一头扎进地里,但一个鲤鱼打挺就站起来,除了沾了点泥,身上并无伤痕。

  天上李玄机心疼的看着身下莲台上出现的几条大裂缝,恨恨的看着底下人群,「尔等是欺我昆仑无神通吗?」

  李玄机起身站到莲台上,屏息凝神,伸开双手,随后身体渐渐浮空,长发飘散,眼睛发出幽蓝色的光芒。

  袍袖随之舞动,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袖子里飞出来,绕着李玄机按照玄奥的轨迹运动。

  「哦?」关涛抬着头,饶有兴趣的看着天上,「周天星斗?」

  飞出来的光芒越来越多,若有观天监的人在此,一眼就能看出这就是他们天天观察的星空。

  不一会,李玄机周围已是星辰漫天,一条粗大的星河围绕着李玄机缓缓转动,李玄机一挥手臂,几颗星辰拖着长长的星尾,陆续向下砸去。

  「有点意思。」关涛自语一声,随手从身边甲士腰间拔出把刀,蹲下马步,等那几颗星辰快要落地之时,刷刷刷三刀挥出,三道刀芒就顺序飞上天。

  几颗星辰在刀芒中被搅成粉碎,余下的刀芒直冲李玄机而去,李玄机皱皱眉,那道粗大的星河迅速旋转起来,与刀芒撞在一起。

  巨大的碰撞声中。不断有暗淡的星辰掉落下来,在空中消散,但星河的星辰众多,也不惧这点损失。

  刀芒消散,星河也只是掉了些星辰,「果然,这种力道不行吗。」关涛惋惜的叹了口气,随即认真起来,「那就试试全力一击吧。」

  关涛弯下腰,深吸一口气,躯体膨胀了一圈,血管绷起,眼睛瞪大如虎目,眼眸消失,空白的眼睛开始散发金光。

  脚边细碎的石子开始缓缓飘起来,一股极强的气势开始在关涛身上汇聚,李玄机也发现了此事,神色凝重的加大星河的密度与旋转速度。

  「哈……」关涛慢慢吐出一口气,在空中凝成箭形,经久未散,关涛猛的一跃,众人还在寻找他身影,其人却已到空中。

  关涛握紧手里刀柄,腿在空中狠狠一踢,踏空冲向李玄机,一边冲,一边举起手里朴刀,在快要接近星河的时候,全力一斩。

  原本普通的朴刀散着火光,刀划过空中,隐约有龙吟虎啸之声,刀劈到星河上,一阵巨大的冲击波传开,冲散周围一块浓厚的雾气,漫天星斗露出来。
  刀碎星河!刺眼的白光过后,关涛持刀立在空中,原本璀璨的星河碎成无数片向四周散去,如同烟花盛开。

  李玄机昏迷着,随着莲台碎片一同掉下来,胸口一道巨大的刀伤,还有噼里啪啦的火焰在伤口燃烧。

  众甲士赶忙上去,用绳子牢牢绑住身体,堵住嘴巴,静等关涛的指令。
  关涛落地看了一眼,叹到,「你们也不用在这了,我亲自押他去见陛下,尔等快去城内平叛吧,等到天亮,这雾气也就散了。」

  众人领命而去,关涛摇了摇头,在李玄机身边盘腿一坐,静等浓雾散去,太阳升起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嗯?」闭目小憩的弘德帝张开双眼,刚才一声巨大的声响惊醒了他。
  「完了吗…」弘德帝自语道,坐起来,伸个懒腰,「终于能见着太阳喽。」
  「叫那鬼将罗天尊来见朕。」弘德帝摆摆手,「喏。」身边太监躬身行礼,缓缓退下去。

  不多时,一阵阴冷的气息传来,一名身穿玄甲,周身散发著黑色死气的将官走过来,那将官五官模糊,隐约能看出来生前是个英武男子。

  将官见到靠在榻上的老人,恭敬的跪地行参。

  「罪将罗天尊参见陛下,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。」

  弘德帝摆摆手,「将军何罪之有,反而帮了朕,免礼吧。」

  「谢陛下!」

  「这次将军凭生浓雾,又与朕演了出好戏,这才让朕一举把那白莲贼子拿下,说吧将军想要什么奖赏?」

  鬼将慌忙拜倒,「罪将万万不敢奢望什么奖赏,只希望陛下下旨,从京城到昆仑的路上,各大仙门不要为难罪将与手下残魂。」

  「昆仑哪…」弘德帝手指敲着扶手沉思,「那昆仑墓,是不是链接着阴间?」
  「据罪将所知,是的。」

  「行吧,朕准了。」弘德帝点点头,「不过,若是往后朝廷有事要拜托将军,还请将军不要推脱。」

  「必然不会。」罗天尊低下头,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,现在阴间乱成一片,几个鬼王各自举兵作乱,他回阴间也是有如此心思,这人间皇帝有事要拜托于他,莫不是生出入主阴间的心思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什么!」弘德帝面沉似水,握着茶杯的手青筋暴起,「你是说,废了这莫大精力,抓住的只是一个昆仑门徒于他的死忠?」

  「这,怕是如此。」关涛低着头,心中也是无奈,几个老家伙躲着不出来,只能他独自来面对皇帝的不满于愤怒。

  「混账!」弘德帝骂了一句,坐在椅子上消气。

  「算了,就这样吧。」弘德帝叹了口气,摆摆手,一下子好像又苍老了几分,萎靡不振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「陛下,这李玄机如何处置?」关涛小心翼翼的问道,「毕竟也是昆仑宫的内门弟子,就如此杀掉…」

  「赐给燕王吧,陛下。」旁边一道声音插进来,关涛用余光扫了一眼,是最近陛下身边炙手可热的红人,燕王师,张居正。

  「那李玄机的阴面已被我送给燕王殿下,把这阳面赐于燕王,相比殿下一定能好好利用。」

  「张翰林,燕王年幼,不晓世事,如何能把李玄机全赠与殿下当玩物?你可知,玩物丧志,玩人丧德。」关涛皱皱眉。

  「关将军多虑了」张居正轻描淡写,「燕王殿下的奶娘,是妖门公主府中人,赐予殿下,必能有所收获。」

  「公主府!」关涛眼眸一缩,深深看了张居正一眼,果然,还是这些读过书的人心狠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哦?父皇把那李玄机的阳面赐予我了?」张轩明一脸惊讶。

  「是的,陛下嘱咐让崔奶娘好好利用。」传旨的太监恭敬的说。

  「知道了,大富,赏!」张轩明点点头,身后的海大富上前,递给传话太监一小袋子,那太监结果袋子掂量掂量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
  「这崔奶娘,说的可是雪姨你?」张轩明坐到椅子上,戏谑的看着站在身边的美妇。

  「当然,娘亲在外的宣称就是轩明哥的奶娘。」小萝莉貂儿扑倒张轩明怀里,拱了拱头。

  「我也不记得喝过雪姨的乳汁啊?」张轩明有些好奇。

  「你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,当时你就是左手抓着你母妃的奶子,右手抓着我的奶子,左边吸吸,右边舔舔才长大的。」美妇坐到张轩明身边,乳房挤着张轩明的胳膊,红着脸嗔怒的说。

  「喔,原来是那时。」张轩明恍然大悟,伸手抓住美妇的丰乳,大力揉捏起来,「真是怀念雪姨你的奶汁啊。」

  「唔…」崔曼雪脸上红晕更重了,一双玉手伸到张轩明两腿之间,隔着衣物轻轻揉起来。

  「轩明哥,貂儿也要。」另一边的小萝莉叫着,几下脱去自己的衣服,光溜溜的身子半挂在张轩明身上。

  「慢点…」美妇宠溺的说,手上却不慢,已经解开张轩明下体的衣物,自己也罗衫半解,露出香肩与大半乳球。

  崔曼雪蹲到椅子前面,调整好位置。

  美妇一双玉手握住阳具,用舌头和嘴唇「滋滋」得舔吸着龟头。

  貂儿坐在张轩明身上,洁白的双腿夹住张轩明腰部,张轩明两只手托着貂儿的小翘臀,与小萝莉激烈的舌吻着。

  美妇低下头,含住龟头,左手轻轻揉捏着子孙袋,右手在阳具上撸动着,喉咙与鼻子发出胡乱的哼哼声。

  「嗯哼……啊………嗯…」美妇身体不住的晃动,巨大的乳房一颤一颤,肥臀也跟着颤动。

  「唔……」美妇吐出阳具,托起自己胸前两团软肉,吐出唾液打湿两峰间的皮肤,夹住阳具挤压起来。

  「滋滋……唔……」美妇伸出香舌舔着阳具,不多时,感到阳具越来越热,连忙放下丰乳,张口含住阳具,剧烈的吞吐著。

  「唔……」阳具一阵膨胀,滚烫的精液喷出来,美妇吞咽不及,咳嗽几声,大量的精液就喷向了美妇的俏脸。

  崔曼雪娇呼一声,俏脸上沾满了粘稠的精液,胸前也是白浊一片,顾不得擦拭,美妇连忙含住阳具,舔吸之下又让阳具坚挺起来。

  美妇脱下多余衣服,只余最外面掀到一起的衣袍,背过身去,双手撑地,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。

  「嘶……」美妇握住阳具,对准自己小穴缓缓插了进去,樱唇微张,呻吟着吐出一团粉色的氤氲气息。

  那团氤氲缓缓散开,被三人吸入,张轩明顿时就感到一股热气在自己丹田处散开,阳具也膨大了一圈。

  「额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美妇撅着屁股,大腿和腰部用力,浑圆的肥臀一下下吞没着阳具,胸前的一对丰硕也大幅度弹跳着,好像要从身上跳下来似的。
  「雪姨…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……」张轩明松开貂儿被吸的肿胀的嘴唇,喘着粗气问道。

  「嗯…啊……是………嗯………是助兴的…呃……道具……唔……」美妇呻吟着,话也说不利索,身上浸出汗液,在光线下泛着亮光,看起来十分滑腻。
  「啊哈…啊哈……啊哈………」崔曼雪大幅度的运动几下,阳具狠狠插进小穴伸出,终于,在一次触碰到花心后,美妇娇吟一声,昂起头,皱起眉,闭上眼,咬着一边嘴唇,胯部不住的颤抖。

  张轩明也不再托着貂儿,双手紧紧把住美妇两个肥臀,手指深嵌臀肉里,仰着头,感受着阳具在小穴里喷发的快感。

  「呼…呼……」崔曼雪喘着气,向上一提臀,有些疲软的阳具就从小穴里拔了出来,小穴里蕴藏的精液,淫液也顺着缝隙,或是滴落下来,或是沿着美妇光滑的皮肤流到大腿与小腹上。

  还没来得及休息,张轩明就感觉丹田里那股热气遁到阳具上,刚射过一次的阳具就又一次坚挺如初。

  「这……」张轩明疑惑的望向瘫在地上的美妇,美妇懒散的白了他一眼,让一旁的侍女把自己抬到榻上,不再理会张轩明。

  「该我了,轩明哥。」小萝莉貂儿凑到张轩明面前,满脸诱人的红晕。
  小萝莉体型娇小,直接就跨在了椅子上,玉手捉住阳具,对准小巧玲珑的小穴就坐了下去。

  「唔……」貂儿皱着眉头,异物的插入让她有些疼痛,但不一会,疼痛的感觉就被酥麻感淹没了。

  「啊…好大……」貂儿扭着屁股,十分不习惯,「貂儿,原来你都用什么自渎啊。」张轩明凑到萝莉耳边戏谑道。

  「啊?」貂儿耳根通红,小拳头捶了一下张轩明胸口,「混蛋,你问这个干什么。」

  「说啊…」张轩明猛的挺了一下腰,貂儿惊叫一声,双腿顿时无力,只得趴在张轩明身上。

  「用…用……手指……」萝莉支支吾吾,吐出几个字眼,「那你伸进去几个啊?」张轩明继续调戏道。

  「一……一个」貂儿别过头,躲闪着张轩明的目光。

  「嘿嘿,不亏是我的好貂儿。」张轩明装腔作势的淫笑几声,双手抓住萝莉的翘臀,时快时慢的动起来。

  「嗯…唔……」貂儿把头埋在张轩明怀里,身体跟随着节奏抽动着,时常哼哼几声。

  「额啊……额啊……额啊………」张轩明加大手上的力度,貂儿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激烈。

  张轩明猛的停下来,阳具半截露在外面,剩下的在萝莉小穴里颤动,射出一股股精液。

  「唔……」貂儿紧缩在张轩明怀里,身体绷紧,像只刚出生的小猫,承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。

  张轩明拔出阳具,萝莉的小穴维持好一会才缓缓合上,淫水流了一地。
  待到侍女们收拾好屋子,正在给貂儿擦拭身体,张轩明躺在崔曼雪身边,靠着美妇柔软的小腹,好奇的问道,「雪姨,你刚刚吐出的那团粉红气体,到底有什么用处?」

  美妇咯咯笑了几声,「既然已经射进去了,我也不怕你知晓,那不仅是催情的东西,更有让女人怀孕的作用。」

  「那岂不是说?」张轩明一脸惊诧,「是的,可能我和貂儿,都怀了你的孩子呦。」美妇一幅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  「那母妃会杀了我的。」张轩明摸了摸鼻子,神情困窘,「莫担心,我和貂儿的孕期都很长,短则三四年,长则数十年,到时候,你也已经长大,你母妃知道了也无可奈何。」

  「为什么非得要和孩子呢?」张轩明一脸无奈。

  「就是怕你个小冤家,以后喜新厌旧,踢开我们母女俩,所以才得要个孩子啊。」美妇一脸幽怨。

  「我怎会做这种事。」张轩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。

  「就连我们母女你都敢收,还有什么你做不出来的?」美妇又是一击。
  「咳咳,不谈这个,」张轩明尽力转移话题,「父皇让雪姨你来收拾着李玄机,这是为何啊?」

  「哦,这当然是因为我曾执掌过妖门公主府。」崔曼雪一脸得色,「人类以草木精灵为药,在火炉里炼制成丹,而我公主府…」

  「自然是以魂魄为药,以肉身为炉,炼人成丹了。」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,李玄机缓缓睁开双眼,原来俊郎的相貌以不复返,现在他浑身都是伤痕,要不是有一口仙灵之气掉着,早就下去见阎王了。

  阵阵香气传来,在李玄机模糊的感知里,一个美人站在自己面前,正盯着自己。

  「貂儿,你好好看着,以后你也得学。」

  「好的,娘亲。」

  说完,一阵深入灵魂的刺痛传来,李玄机惨叫出声,之后,就是一阵黑暗,他昏死过去。

  在张轩明眼里,崔曼雪只是伸出玉手,成爪状,悬停在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李玄机头上,一团精纯的蓝色雾气就缓缓的被吸出来。

  那李玄机嚎叫声凄烈,听的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等到蓝色雾气全被吸出来,在美妇手里翻腾,里面光芒点点,玄奥似星空,李玄机则低下头,气若游丝。
  崔曼雪秀口一张,那团雾气就被吸入嘴里,美妇咀嚼几下,张口吐出一粒蓝黑色丹药。

  「来,吃了它。」美妇捏住丹药,送入张轩明手中,张轩明只感觉丹药入嘴即化,化成几道气流散到自己身体里消失不见。

  「这,也并无感觉啊?」张轩明问到。

  「我只是抽出了他的灵根与天赋,轩明你吞下这些,无形中增加了你的天资,实力却并不能有长进。」

  「这李玄机阳面所有的各种天资,你都拥有,不信过会你去看看那阴面,李璇玑,看她是不是对你有特殊的感应。」

  「好了,这李玄机日后怕是和废人了,不过,也正好让貂儿练练手,貂儿,你过来,先抽出他三成法力,咀嚼成丹。」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三月二十七日,锦衣卫都指挥使朱宸安上书,帝始知江南盐科糜烂。翰林张居正请派燕王巡江南,查盐科与白莲教之事,帝不允。

  三月二十九日,报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与其妻贾氏病逝扬州,帝命燕王巡江南,肃整盐科,追查白莲余孽,并抚慰如海遗女林氏,命张居正辅之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提示:收藏本站,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 |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| 永久收藏说明 - 无法观看说明 |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
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,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自行离开!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